当前位置: 英超投注 > 走进宾阳 > 文化旅游 > 昆仑文苑

古 道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08-28 16:41  来源: 蔡呈书   


道(下)

◎ 蔡呈书

当时还是生产队集体劳动,夏季正是水稻抢收抢种的“双抢”季节,一般生产队都是等完成双抢任务后才放假让社员们上山割草。但很多人担心等双抢完后山草被人割光,隔三差五就偷着上山割草。这就和生产队双抢工作产生了尖锐的矛盾。于是,经常地,公社就派武装民兵守住进山的路口,阻止社员们上山割草,发生了不少冲突……

    我没有进过山割草,但有过“接草”的经历。

    所谓“接草”,就是割草人将草挑出山后,累得走不动了,就由家里的半劳力(十五六岁的未成年人),去到大陆村一带将草接力挑回。大陆村到我们村,大约三公里的路,是平坦的路。三公里,只是割草人走的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。而就这不到三分之一的平坦路程,就搞得我疲惫不堪,那种苦,至今仍令我刻骨铭心。接回一担草,腰骨疼得三天都不能恢复。

    那时,我父亲天天去水库网鱼,母亲在1971年就去给我在外工作的哥哥带小孩去了。我家割草的任务,就落在我八姐和姐夫的身上。八姐注定命苦,嫁在近邻,除了照顾她的一那窝孩儿,还得照顾娘家。每天清早,她要先挑满我家水缸里的水,顺便把我们父子俩换出的衣服拿回去,再挑满她家的水缸,再洗好两家人的衣服。而最辛苦的,是他们夫妻俩要填满两个家庭的草窝。那时,父亲每天网小鱼回来,晚上就开锅煎鱼。运气好的话,有时每天可以网十来斤小鱼。煎鱼,是很费草料的。同时,那个时候农户都养猪,养猪都得熬潲水,每天都熬一大锅潲水,也要烧掉一大把山草。所以,我家的那个火灶,吞进的草料,也比寻常人家要多得多。因为要割两家的草,需要的时间相对要长,割到后期,近处的山很快就被剃光了头,姐姐姐夫就得往更深的深山里去割,去挑。路途的遥远,增加的劳苦是显而易见的。夏季的那段日子,看着姐姐、姐夫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挑回一大担子的草料塞进我的家,我的心充满苦涩。

(五)

    不知走了多少个山弯,眼前出现了一个松树林。周围都是速生桉树,见到久违的松树,我有点感动。钻过松树林的小道,眼前出现一片竹林,竹林旁边,现出屋子的一角。我知道,是到了我寻访的终点站——来田村了。

    来田村是当年盐夫们歇脚的一个地方。从家里出发,到这里已走了十来公里路,刚好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,需要在这里稍事休息,喝点水,然后铆足劲头,翻过村后的高山,进入甘棠境。我想象着,当年挑夫们就坐在这片松林底下,摇着斗笠扇凉,对山那边充满期待,对生活充满希冀,而面对路途的辛苦,他们则互相安慰,砥砺前行。

    从我的村到甘棠,再挑盐折返,大概要走五十多公里。这五十多公里大多是崎岖的山路。按较快的步行速度,一小时五公里,五十公里至少要十个小时,挑担途中必须要多次歇脚,因此,往返一次得十多个小时,也就是说,必须两头黑。去挑盐必得凌晨起床,做了早餐,吃饱了,再包上一盅饭备作午餐,提着马灯照明上路,天黑后也方才回到家。在我们村里,至今还保留着早餐吃干饭的习惯,那是因为在过去,早餐必须吃饱,才能应对一整天跋涉的艰辛,同时是早餐午餐同时煮,一半装进肚子,装一半压进饭盅备作午餐。煮饭时切好老头菜,饭将熟时揭开锅盖,将头菜放进饭里蒸,饭熟菜熟。

    盐挑回村里后,如果要想换得更多的钱,第二天还得继续上路,挑到二十公里外的廖平圩去卖,或者到二十五公里外的宾阳县城,或者再往上林、马山,再到都安、南丹,进入云贵高原……

    我不敢想象,为了生存,当年挑盐的人,要付出多少的体力和毅力!我的祖先们哟!

    眼前的来田村,满耳是清亮的鸟鸣,没有人声,显得格外宁静而安详。陈旧的村舍,显得格外落寞。良久,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。旋即见到一个小伙子驾着摩托车进了村。我们和这个小伙子聊了一下,得知村子里现在只有几个老人居住,村民们早已到古辣镇上买地建房,不再居住村里。村民们平时像城里人一样早上开摩托车回村里“上班”,晚上“下班”回到镇上。现在已经入冬,不是种植的季节,所以很少人回来村里“上班”了。

    我知道,现在宾阳的很多山村都成了空壳村。村民兜里有了钱,都往镇上或县城买地建房或按揭商品房居住,享受都市人的现代生活去了,而家里的山地倒承包给城里的老板来经营了。

    眼前,速生桉漫山遍野。这种树生长神速,长树就是长钱。人们为了眼前利益,对环境的影响忽略不计。我见过很多速生桉树林,下雨的时候,山上流的水,像墨汁一样黑。生长速生桉的地方,不再长草。我们一路走在这条古道上,根本见不到过去我们来这里割回去用作燃料的那种茅草。桉树底下不长草。

    来田村人显然顾忌速生桉的危害,村庄周围的山头都没租给人种速生桉,满山还都是苍翠可爱的松树,从远处看过来像一个孤岛。他们大概不想让自己的村子水源和环境受到污染。2018年,这个村子将通水泥路了,有朝一日,他们或许就像这条古盐道上的大陆村一样,要返回村子里建别墅居住呢。

    古辣大陆村,也是古盐道上的一个重要的驿站。

    关于大陆村的盐业,我采访了大陆村韦树积老人。他介绍,当年,大陆村村民既做挑夫,又开熬盐作坊。大陆村依山傍水,极好取水熬盐。他们将从甘棠挑回来的生盐放入大缸中浸泡至溶解,除去盐中杂质,然后将盐液放入直径四五尺的大铁锅,用柴火熬煮九个小时左右,才熬成可食用的熟盐。每户每天一次可熬三个大铁锅的盐,一锅熟盐约为一百五十斤,三锅盐共四五百斤。全村有三十多户人家熬盐,每天平均出产熟盐就有八千斤左右。直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国家为保障人民的健康,禁止私制盐,推广加碘盐,大陆村的熬盐作坊才销声匿迹。

    时光推进到21世纪。许多腰包鼓起的大陆村民,都跑到古辣街甚至到县城买地建房,背弃了故土。在县国土资源局当领导的大陆村子弟韦宝平心里算了一笔账,他觉得,与其到城里买地建房,不如将这买地的钱用在家里建别墅!家乡这山,这水,这蓝天,是如今多少城里人梦寐以求的东西,我们却要舍弃这些宝贵的东西,多可惜啊!

    2009年8月的一个夜晚,韦宝平邀约了本村在县城、黎塘、古辣镇上工作的兄弟们回到村里,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村里的兄弟们,并组织召开了一次村民大会,提出了建设大陆村的初步设想。

    一石激起千层浪。就这样,大陆村人在韦宝平等人的鼓动下,不等不靠,自觉自愿地投入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行动中。他们统一规划,开山造房,拆旧建新。他们从最难做工作的族堂拆起,拆除旧房屋及族堂成百间,实现了宅基地的顺利流转,使村庄的规划设计成为可能。之后,村里发动群众和社会热心人士捐款,先后建设了进村大门、环村路和公厕,改造办公室、会议室、老人幸福院,最终,他们的行动感动了党和政府。在党委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村民们按统一规划设计的户型陆续建起了乡村别墅……

    进入村大门,一尊题为“农耕年代”的大型铜雕格外引人注目。一头低头拉犁的牛在奋力向前,扶犁的农夫暴出强劲的肌腱,在奋力地耕作。这尊铜雕,强力地提示,眼前漂亮的别墅群,是实实在在的新农村,而不是城市的楼盘。

    更令人叫绝的是,大陆村人把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耕耘的稻田,种成了绘画艺术。艺术地种田,这恐怕是我们祖辈做梦也没有想到的。

    大陆村,群山环抱,南面有一片开阔的田垌。这个田垌,便是一张作画的底板。大陆村人请来艺术家,设计出了绘画的图案,村民按艺术家画出的草图,插上了不同颜色的水稻,水稻长出,一幅巨型绘画作品便呈现在世人面前。每一季稻变换一幅图景,每年向上天面交两次美术作业。为了让游客方便赏画,他们还在山坡上建设了观景台。这时候,远近游客纷至沓来,将大陆的稻田画摄进了“长枪短炮”里,将《美猴王》《飞天》《巨龙腾飞》等一批作品发布在网络世界,使古辣的大陆村闻名遐迩……大陆村的生态农业旅游火了。

    乡村的功能由此而改变。她不再单单是出产口中食的地方,更成了城里人休闲消遣享受精神乐趣的好去处。玩着种田,千百年来的辛苦活,在我们这个时代轻松翻转。目前,古辣镇正在大力打造香米产业示范区。这里有著名的产粮基地“不丈垌”。不丈垌田地平整,土壤肥沃,历来盛产香米。2017年,古辣香米产业示范区被授予“广西现代特色农业核心示范区(五星级)”称号,名列全区首位,“古辣香米”获批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。“古辣香米”的品牌开始在全国各地打响。

(六)

    古盐道到了来田村,便中断了。因为山那边,五十年代修了一个中型水库——那洪水库,将一大段古道泡在水里了,我们没法再往前走。其实,即使还有路,我也没有脚力再去攀爬那一座座山峰。我们这代人的体能早已经被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娇惯而退化。

    我的寻访古道之旅只好暂告结束。我打算在下一个双休的时候,再钻进那种能够快速穿行的铁壳里面,沿平坦的二级公路,去甘棠那边寻找余下的那一段路,看一看那洪水库如何将那段古道泡浸在历史的长河中,如何泡去了古老的咸味……

    我期待,甘棠境内的那一段古道,会给我更多的惊喜。

    原路返回。回到大陆村时,只见一辆辆小车络绎不绝地前来观赏稻田艺术。尽管秋收时节稻田画已被收割机橡皮擦般地擦掉,但这个橡皮擦却像握在一个不用心的孩子手中,擦得不干净,稻根仍然留下作品的痕迹,古画般的朦胧,不舍的人们仍纷纷前来观赏2017年晚稻的作品:

    这是一条巨龙。